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深渊诅咒

来源: 优发娱乐pt客户端故事网时间: 2019-06-14作者: 梦魂香

    午夜,一轮圆月早已靠近了西山,我跟着龙五,石三、唐四等几个伙伴,趁着月色悄悄的摸进了野人山。一路上我显得特别兴奋,因为等我们进过了天坑洞,我就可以向其他人证明我的胆量,甚至可以讥讽那些长辈们“胆小如鼠”,故意把天坑洞说成是通往地狱深渊的大门,是亡灵进出阴阳两界的必经之路。
    夜色下,我们刚踏入野人谷,只见那莽莽的山峰黑漆漆的,似鬼魅般的耸立在那里,而路边怪异的石林歪斜着,如同张牙舞爪的怪兽在那里等待着。夏夜的微风吹拂着,那山腰的蒿草发出鸣咽的声响,在山谷回荡着。
    “你们听那山腰怪石林里面有哭泣声,”走在前面的石三停住了脚步惊恐的说道。
    自从踏进了野人谷,我总感觉到那种莫名其妙的寒气逼人,再加野人山侧面就是乱坟岗,那里埋葬着各种“非正常死亡的人”,恰巧阴风(寒气)就从那边吹来的,以前一直没有过的恐惧慢慢袭扰上来。
    突然听到他说石林有哭泣声,大伙都吓着不敢再往前走了。这时候唐四惊慌失色的问道:“哪里有,哭泣声是不是从乱坟岗那边传来的。”
    而走在我前面的龙五转过身来说道:“哥,要不我们回去吧?大晚上的来这里,何况今夜是鬼……鬼节,前天我父母还说有人在乱坟岗见到了鬼。”
    我安慰着他们说道:“世间那来的鬼,人们都是在自己吓自己,刚才听到的是风声在山谷的回音。”伙伴看见我继续往前,也只好跟着过来。我们穿过那片石林终于到达了天坑洞。
    我看了看,只见那天坑洞入口像只张开了血盆大嘴的怪兽,正准备吞噬着我们这几个闯入了禁地的少年,刚接近洞口我就感觉到这里冷的出奇,尽管现在是闷热的夏夜,这里总是那么冰冷。当初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么冷,现在猜想起来,这可能就来自地狱深渊的冰冷,要不就是附近的乱坟岗阴气太重了,可能刚才上山时那诡异声就是鬼魂的哭泣。
    我们点着了火化把和手电筒就往洞里钻,越往下走,感觉就像跌落入了暗黑的世界,刚进去没几分钟我就后悔了。这里阴深深的,没有一丝风可我总感觉有风声里夹杂着凄冷的哭泣声,那声音若隐若现就像是从脚底的深渊处传来,可又感觉是从涯壁的石头传了出来。
    穿过了猫耳洞,前面突然变的宽敞了许多,而这里洞顶里渗透出来的水滴到地上,形成了无数根形状怪异的钟乳石柱。而脚底下,一条地下河水绕过了那些石笋,又流进了更深处。地上一片狼藉,到处是些残破衣服碎屑。这里有人来过,难道村里长辈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就在前几天,父亲知道我们要闯天坑洞了,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我:“那是民国以前,这一带土匪横行到处杀人放火。潘云洞匪首”黑二“更是歹毒,他所到之处不光要抢劫财物,他更喜欢女人。只要见到女人无论你老少美丑,她总要抢回去,玩腻就把那些女杀了吃掉。
    有一次匪首”黑二“来到清水岭,刚巧遇上村长两个女儿。他拖人下了聘礼,说过几天要来娶走老村长那两个女儿。并且留下话,如果老村长要撒什么花招,就要血清水岭。
    大家都又怎么忍心看着村长把自己女儿往虎口里送,到了第二天,乡亲集中村里妇女躲进了天坑洞。可到了迎娶那天,匪首黑二娶不到漂亮的美人。于是带着罗喽们闯入天坑洞杀光了所人,可怜那些女儿们含冤受尽凌辱而死,从那也后天坑洞就成死神诅咒禁地。后来洞里经常传出诡异哭泣声,而闯入那里的人都会离奇的死去。”
    难道我们听到真的鬼哭泣声,如果真的像父亲说的,我们也会……?
    我不愿意再想下去了。心里有了退回去的打算,可是又害怕伙伴嘲笑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
    “你们看这石头堆成小屋子,”跟在我后面的石三嚷道,他正准备去踢翻那个东西。
    “慢,”不要碰触那个东西,说不定那是“巫婆的神坛”,我急忙拉住了他。
    我用手电筒仔细的照了一下,才发现在小石屋里面放着祭祀的碗,洞里有这东西是不吉利的,我只好招呼他们快点穿过去,可是越往深处走这东西越来越多了,看的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龙五哭吼道:“龙哥这东西不巫婆神坛,是道士镇压冤魂的法坛,你们看里面都有名字”
    我被他的嚷叫吓了一跳,急忙打开电筒照了照只见那小石碑刻写着:“李倩亡魂之位”。这些石碑都刻着名字大概有二十多个。这就说明了前几天父亲说的都不假,解放前我们村那些女人们就是在这里被土匪烧死的。
    这是时候,突然传来瓦罐破碎的声音,走在前面的麻六撞倒了脚底下的坛子。他捡起那坛子在火光照了一下,接着身子就瘫了下去。
    “怎么了麻六,”我看着他突然瘫了下去,急忙搀扶着问道。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大伙急忙围了过来喊着他的名字,可他还是昏沉沉的人事不醒。龙五焦急说道:“这地方太诡异,哥不瞒你说,从进来到现在我总能感觉到那诡异的哭声在跟着我们。”
    “八成是被这瓦罐吓着了,这不一般罐子你们看,”稍微胆大的石三指着那贴有“陈小花”字样的破罐子说道。
    其他人惊悚着嚷道:“骨灰罐子”。
    此时苏醒过来的马六依偎在我身上哭泣着:“那边还有很多,这地方太诡异了,刚才我还看见涯壁后露出半边苍白的鬼脸。”
    我搀扶着马六站起来说道:“是啊!这地方太诡异,如果继续走下去,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怪异的情况。瞧!这么多的骨灰灌,即使是火化也应该是土埋葬,那样亡者才能升天,而洞里这些亡者被火化摆起来有点不合常理。”
    “你没听说过僵尸,或者怨气重的人都会别火化不让入土的吗?”龙五回答了我的话。
    我顿时感觉不好,招呼大家赶快退出去。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黑暗之处传来诡异的笑声,那笑声冷得让人发毛,感觉那笑声是从地狱里传出了来,那带着冤魂的怨气和冰冷让我打着寒颤。现在我不得不相信这里发生的一切了,既然冤魂知道我们意图走出去是不大可能了,只有往前走了另寻其它出路了。
    前面的洞壁下摆满死亡者的骨灰灌,其中有几个灌子破碎了,白花花的骨灰撒在了过道的中间。而现在我们要注意的就是,尽量不要碰触这些东西,减少这些怨魂的怒气。
    想到这里我开口说:“你们后面的,要小心地上的东西,千万不要碰触到任何东西了。”大伙都点着头,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穿过当年村里们的“死亡之地时,”开始就一直跟着的诡异哭泣消失了,那似乎是从地狱吹来的阴风也跟着没了,我暗自庆幸我们总算摆脱纠缠。
    前面洞口变的小了,光线也变的明亮了起来。洞壁上的水晶颗粒在火光照耀下,闪闪光发漂亮极了,让忘了刚才经历的诡异场景。可我得提醒自己现在还天坑洞里,既然那脏东西故意驱赶我们从这里出去,那这条路肯定不会那么“平坦”。
    沿着狭窄的溶洞前行十多米,面前突然变得宽敞了起来。可我总感觉在这“鬼洞”里每个地方都是充满诡异,不知道下一步迎接我们是什么鬼东西了。
    突然,龙五回过头来轻声说道:“龙哥有情况,”我急忙示意他们关掉所有灯光,顿时我们又陷入黑暗之中,而恐惧又袭了上来。
    黑暗中我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兄弟,有什么情况。”他声音颤抖的回答:“崖顶上有无数个发着蓝光眼睛,”说完他打开电筒扫射了不远处的崖顶,原来那边有无数只蝙蝠倒挂着,那些闪着蓝光的眼睛像幽灵那样盯着我们。
    原来是蝙蝠,我的心稍微平静了许多。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这种东西属于冷血动物,喜欢居住在黑暗阴冷的地方,专吃些昆虫等小生物,从来不会攻击人类。然而我忘了这里是老辈子们称呼的“地狱门”,所有的生物可能都受冤魂诅咒变得血腥残暴了。

    “走!点亮火把我们穿过去,”我吩咐着身后同伴。当火光再次照亮洞里时候,远方的崖顶上蝙蝠变暴躁起来,它们发出“唧唧”声响。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刚才离去不久的鬼泣声又响起,这些受了怨魂诅咒的“冷血动物”向我们发动攻击了。
    “叼,这东西看来是缠上我们,大家快背靠涯壁免得腹部受敌。”说完,我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棒舞动起来。那些准备攻击我蝙蝠纷纷被击落在地上,而这些蝙蝠群发出鬼魅鸣咽声,越来越多了。渐渐我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而那来自深渊的哭泣也离我们更近了。看来今晚就要在这里玩完了,我后悔当初太冲动了,不该带着伙伴们闯入这个鬼地方。
    正当我后悔自责的时候,耳边穿来了麻六惨叫声。原来有几只蝙蝠在他手臂撕开几道口子,那鲜血染红他的衣服。“糟糕 !”我自言自语道,突然想到这些冷血动物对血比较敏感,它们闻到鲜血就会变得更加凶残的。我刚要呼叫麻六退回洞口,可一切都晚了,在惨叫声中他又增添了几道新伤。
    在这危难时刻,龙五嚷叫着:“大家快退回洞口狭窄地方。”因为蝙蝠群在前方攻击,我们身的洞穴口没有些蝙蝠,要是像现在样两面受敌,到最后我们全都要挂(死)在这里了。这方法果然见效了,我和龙五、石三建立起了防线,而扑过来蝙蝠全部消灭了。可这下去我们也支持不了多久,还是会被它们突破的。
    这些“冷血动物”还在对我们继续攻击,突然石三脚踩空不小心滑倒了,他手中的电筒被甩出丈把远的地方。顿时在我们前方出现了亮光。也就在这时候,蝙蝠群像接受到什么命令似的,都转向那电筒亮光发动攻击。我突然意识到这些“怨魂的化身”,原来喜欢攻击亮光,那我们可以制造更亮的光点来迷惑它们。然抓住时机逃出这里。“快找能点着的东西,这些冷血动物喜欢攻击亮光,”我兴奋喊道。
    趁着现在的空隙,我们急忙把地上可点燃的枯枝丫堆积起来点燃,就这是时候火光照亮整洞个穴,燃起的火光激怒那些蝙蝠,它们怒吼着,变得更加凶残的像这火堆扑来。
    “麻六,快离开火堆。”龙五看着麻六蹲在火堆旁焦急的嚷道。可没等他反应过来,蝙蝠发动进攻了。这些东西是喜欢攻击火光的,可是这些受了诅咒的冷血动物同样也会攻击他。就在这危险的当头,我只好脱掉服披在头上冲了过去。
    “他娘的这也太悬了,”我拉走了麻六离开火堆刚躲进暗处。这些蝙蝠群发动最后攻击了,上百只蝙蝠发出鸣怨的惨叫声扑进了火堆,但这一切都徒劳的。
    这些自杀式的攻击变成了“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那些被烧掉翅膀的蝙蝠纷纷掉入火海。洞里烤焦的蝙蝠臭味弥漫,这种像腐烂尸体的味道,熏的我胃里残留食物翻滚着快要呕吐了。而那些侥幸飞过火的堆蝙蝠,也掉落在火堆附近。这些冷血动物受伤后痛苦的呻吟,拧挣扭曲着丑露的鬼脸,它们把锋利牙磨得发出“咔咔”声响。不久,地上受伤蝙蝠越来越多,它们四处散开;有些爬上了火堆被活活烧成灰烬,而有些还向我们这边爬来。
    “龙哥当心,有几个快到你的脚下了。”我急忙打开电筒,刚好看见这“脏东西”,张开着血盆大嘴向我咬来。我本能的退了一下刚躲过了它锋利的牙齿,但裤子还被它划破一道口子。
    “叼,这些受诅咒的家伙太疯狂了。”我恶狠狠的从嘴里骂道,同时抬起脚用力向它踩去。可怜这个受了冤魂骚使的东西被压成了“肉饼”。火光渐渐减入了,而地上的这些“幽灵”开始有目标的朝我们爬了过来。
    我突然意识到不好,蝙蝠这些东西嘴里都细菌,被咬伤也不是闹着玩得,加上今晚身在这个诡异地方它们变得更加凶残。我必须赶快在火堆没熄灭之前离开,否则火熄灭了我就成为攻击目标了,我轻轻说道:“我们必须在火熄灭之前逃出这里,因为那边还有多少蝙蝠现在不知道,假若火堆熄灭,这东西又纠缠我们那可麻烦了。
    伙伴们都点头表示同意,最后决定我在前面,龙五,石三断后。我吼叫着:”冲出去,“我打开着电筒奔跑起来。脚下传来的是”咔嚓……咔嚓声。可能是踩碎了蝙蝠骨头断裂的响声。身后的蝙蝠群还在对着火堆发起攻击,可我们已逃出了险地,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东西阻拦,现在就不知道了。
    又是惊悚过后的片刻安静,今夜在这个鬼地方总是一惊一咋的,现在我已经受够了这种环境。倒是希望冤魂给我来点痛快的;要么死这里,要不战胜它们回家了好好睡上一觉。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轻易结束的,今晚我们注定被这些亡魂缠上了。
    人总是在松懈时候会感觉到疲倦和疼痛,麻六开始感觉到伤口疼痛了,他声吟着,疼痛让他脸上变得惨白和扭曲了。我明白被这些东西咬伤后,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的,于是撕开了麻六的袖子查看他伤口,只见那伤痕都红肿了。可现在的情况,我们只能简单的给他包扎一下。让大家做短暂的休息,然后在准备继续往前。
    在地下黑暗的世界,我们没有方向感,只能跟着感觉走,尽量选择洞穴里比较大的通道。经过这样折腾,我开始担心起我们手上照明能不能够用了。是啊!如这没出坑洞之前照明用光了,不用亡魂出面在这黑漆漆的地下世界,我还是一样走不出去。“麻六、唐四,你们把火把熄灭了,”我轻声说道。“龙哥想的真周到,我们只听老人讲过,”这里有多条出口“,但现在离出口多远我们也不知道,省着点有用也好。”龙五附和着我的话说道。
    熄灭了中间火把,灯光变的昏暗了许多。我不知道接下来,冤魂会化成着什么鬼东西来纠缠我们,只好小心翼翼的向前推进。
    这时候前面突然出现岔路口,正当我犹豫不决选择走那条路时候。“你们看这条路有标记,”麻六他指着洞壁上斑驳箭头痕迹说道。
    走在后面的龙五挤了过来,他看了看标记兴奋的说道“龙哥,这应该是出口标记了吧?”我沉默着想了一会儿,然后对着大伙说“那我们就跟着标记走。”可路上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怎这条路越走越感觉到阴冷,而此刻大脑晕乎乎的,总感觉到有某种力量牵领着我们往更深渊处走去。但是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难道是我害怕过头了自己吓自己吧?
    我们继续沿着路标走,突然龙五惊慌起来:“龙哥,你看……看这路标变色了”我被他这一惊一咋的吓着了,转身就嚷道:“你搞什么鬼,什么路标变色了,你想吓死我。”
    伙伴们都围在那里,他们脸上路出惊慌失色。麻六更是颤抖说道:“路……路标怎么变成血红色了,”这路还像刚刷过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干涸,那红色的东西还在往下滴。我轻轻的拉开麻六看着着鲜红色路标,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大脑在高速运转着,刚才还是白色路标既然会变成红色,那证明有人动了手脚。可这里出我们这绝对没人,难道是……?我不愿意在想下去。急得我直接骂道:“叼!我们又遇上了。”

    龙五伸出手指沾了下那些鲜红东西,顿时脸色惨白,抖着身子说:“血,这是鲜血。”我握着他手道:“兄弟,镇静些。”然后拍着石三,唐四的肩膀说,“现在只有豁出去,要不我们真的就被困死在这了。”
    前路吉凶未知,可后面那诡异声音又跟上来了。那诡异的哭泣声总是那么神秘,如果是个怨气极重的恶鬼,和我们在这个狭窄地方遇上,那就危险了,要是在开阔地还有一线生机。
    我做好心理准备,跟着他们说道:“把所有火把点起来吧”接着我跟大家解释道:“既然有冤魂引导我们到此处,那说明接下来面对的,应该最后生死一战。”各位现在的处境,我们只有鼓起勇气了。如果能顺利通过我们就能走出,要是运气差的话,就只能挂在这里了。“
    火把被点燃了,四周变的明亮了起来。现在也不用管那些带血”路标“了,豁出去的。也因为这些火把的温度,让我们在这个阴冷地方感觉暖,被恐惧凝固了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也许人到了最后的关头,当面命运面临生死地时候,就有了那种天地都不怕的勇气。我们在狭窄的通道没走多远,就听见前方潺潺流水声,前面又是一片开阔的地方。
    这里地势平坦,方圆有数丈宽,崖顶和洞壁全是些水晶石头,它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发光。特别是小河沟”地下河“旁边的各种奇异钟乳石,让人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艺术,如果没有前惊悚的蝙蝠大战,没有那神奇诡异哭泣声,还有那用血液画的”路标“我想此处应该最完美的旅游圣地了。现在我们惊魂未定,只想快些离开此地。
    我们小心翼翼的穿过河沟,来到宽敞的大洞厅前。可我奇怪的是,感觉现在怎么那么安静,难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片刻平静,我静静思考着,怎么刚才那身后诡异声也没追过来了。也就在庆幸这片刻安静时候,”龙哥你快来看这里怪异的符号,“石洞那边龙五的声音传了过来。马上我感觉到事态不好,就走了过去一看,原来石壁上”是一个带有血迹怪异的符号“,这个字符跟”路标“一样,都是新画上去的。我看了这个符号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这那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既然是新画上的,就说明那个神秘的冤魂到了。
    ”走,我们快离开这里“我顿时神色紧张了起来,催促大家赶快离开。然而,石三刚走过宽敞的石洞大厅,就转身跑了出来,他吓得胆颤心惊的说道”洞厅后面有棺木。“
    我跟着他们走进后面,果然有两具棺木摆放在那里,正好拦住我们出路。同时这里要比前厅寒气逼人多了,即使手上的火把还燃烧得旺盛,可心里血液依然慢慢的凝固了起来。
    我定了定神,鼓足勇气走了过去,到了棺木前面,只见那残破红布包裹着棺木,那棺木在火光下”白晃晃“的。而红布上面画满刚进洞里看见的奇怪符号。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爷爷讲的鬼故事里面说过那句话:”冤魂厉鬼,红布包裹白棺木。“我思索着这里面到底埋葬谁,难道除了解放前那妇女们,还有其他人?但没听老人们讲这这里又死过谁,可要是村长的女儿,为什不和其他人一起火化了,还要单独收敛起来,这我搞不懂,必定我们民族太神奇了。
    而那个奇怪符号,我记得在叔叔的《玉匣记》里面看到这个符号标记。我顿时感觉到慌恐和内心恐惧”糟糕!是诅咒符号,我们被冤魂诅咒了。“
    龙五看见我脸上惊恐的表情问道:”龙哥你说,什么诅咒呢?“
    ”我们被棺木里面的东西诅咒,这符号我在书上看到。当初我不怎么信,可现在既然在这个地方见到了,那就说明这一切都真的了。“
    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呆如木鸡吓得腿脚板儿直发抖。现场气氛紧张起来,谁都不说话。顿时让这个幽冷黑暗世界变得更死寂沉沉了。就这样沉默了好久,石三突然问道:”那有没有解开诅咒的办法呢?“
    我假装镇静说道:”每个冤魂的诅怨,都是它死前对生前社会不满的报复。要解开它的毒诅,必须了解棺木里的冤魂是谁。“接着我又对着大家说,”既然我们都被下咒,我们要想办法自救了。“
    龙五从胆怯中恢复了镇静,他接过我的话说道:”都听我哥的话,既然我们都是将死的人了,那还有什么可怕的。“这时候大伙刚从死亡恐惧中缓过神来,都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其实,我对死亡也充满恐惧的。必定还年轻,谁也不像就这样化为了孤魂,必定我们到现谁都没有拉过女生的手,就这样死了,又怎么能体会到男女爱情的甜蜜。突然间那种求生欲望变强烈了,”找!看有没有解开诅咒的谜底“接着我又补充道:”不过要当心啊!千万不要破坏这里的东西。“
    火光照了整个后厅,突然间我看见了棺木左侧有字迹。急忙靠近去只见那里写着:”亡者马云兰。民国甲午年。亥月。亥日。酉时生,大限于民国丙申年。庚寅月。辛已日……“我默默记下了她的生辰八字,然后吩咐大家继续寻找,看有没有其它的发现。
    说来也巧 ,这时候麻六不小心摔了一下,他撞上摆放棺材的木凳子上。那凳子在这里摆放了将近百来年,早就腐朽松软不堪重负了,板凳断裂了棺木侧翻在地上,那里面的尸体刚好滚落到他身旁。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让我预感到不吉利。刚想要喊让他闭住呼吸,避免亡者吸了他真气。可一切都晚了。那干尸吸了他元气之后,突然瞪开眼睛怒视着他。
    要是在平时,打死我也不会碰这脏东西。可现在,我们不可能把吓昏过去的麻六扔在那里。”来,兄弟们,我们必须把那尸体从新抬放到棺材里,她怨气那么重,我们又招惹了她,否则就算我们解开冤魂的诅咒。她也不放过我们。“正当龙五刚要走过去,我急忙拉着他又交代道:”大伙千万别看它那眼睛。“
    是啊!以前虽然我不会相信这些鬼东西,但我经常听爷爷讲的鬼怪故事。他经常说过:”千万不要和死不瞑目的亡魂对视,那是它们怨气太重了,和怨魂对视会被锁去三魂七魄。“我刚才突然想起了这句话,何况这个死尸原本紧闭眼突然怒骂圆睁,肯定怨气更大。只要被他锁去了魂,就只有死路一条路。情急之下,我拉住了龙五交代了那句话。
    不一会儿,伙伴们把那尸体抬上棺木。那少女的死尸,原本红润粉嫩的脸颊慢慢的变得干瘪了,最后化成骷髅。刚才尸体上赞新的衣服,也跟着腐朽化成了灰烬。最后,那干瘪骷髅的眼眶升起了一丝清烟飘走了。
    石三扶起昏迷的麻六穿过后洞厅,我和龙五留在这里尽量收集那解诅咒线索。没多久,我在另外的棺材下面得到我们所要东西。
    走出后厅,我看着火把慢慢熄灭了,想道现在麻六还昏迷着,如果在出现什么东西那就晚了。重新辨认了一下方位,这时候突然发现在前面河水有光亮,我脑海思索着,难不成前面还更厉害的东西等着我们。这时候石三兴奋的喊道:”你们看,头顶上天空。“
    我抬头仰望,透过石顶天窗看见了湛蓝天空。也兴奋的喊道:”我们终于出来……终于出来了。“
    在这黑暗的地下世界,光明代表了希望,大伙变得精神好多了。我继续在前面开路,龙五还断后,而石三和唐四搀扶着麻六在中间。我们顺着地下河没走多久,渐渐的前面越来越来亮了,大概又走了半个小时,我们终于走出了天坑洞,总算迎来了新生命的曙光。
    天亮了,太阳把它那温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而在昨晚黑暗的世界里,残留在我心中的阴影已当然无存了。可那怪异的诅咒符号还在我的脑海闪过,此刻,麻六苏醒了过来。虽然看上去都很神气,但我总感觉到事情还没结束。也许是我们太年少无知,叛逆的心总是听不进父母劝阻。可能吸引我们叛逆的还是家乡独特喀斯特地貌风光,让我们想去探险证明自己是男子汉。当世界在证明”无神论“时,突然其来的神秘诅咒,我们只坐以待毙。在这大千的世界里,如果遇到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那就尊重的相信一回神鬼吧?你不会损失什么,至少在你的宿命注定之后,你会看到转机的。
    那天早上回答了家,我就把闯天坑洞遇到的亡灵了诅咒的事告诉父母。同时,把自己记下的亡者生辰八字说了出来。后父母约上龙五的父亲,请来了法师给死去冤魂超度三天三夜,并让我们俩搬到外地亲戚家住了几年,才保住我们小命。
    可麻六,石三、唐四的父亲从来不相信这东西,最后,导致他们离奇的死去了。听说:”麻六是因为蝙蝠伤口感染而死去,可死后胸口处现了怪异的符号。他死去惨状很怪异,好像是看见了恐怖的东西后吓死的。“多数的乡亲们都说是中冤魂诅咒,然而医生说明他是伤口感染死亡的。
    然而,我信了怨魂诅咒的这个说法,因为那晚上太诡异了。而后来石三,唐四、也相继死去了,其中的死因我也不太了解。总之,到现在天坑洞再也没人去过了,而我也不知道,这来自深渊的诅咒是否消除了没。听说有的冤魂诅咒一辈子都解不了,也有可下个离奇死去的就轮到我了。但我不会责怨这些招受土匪凌辱,含冤死去姑娘的”亡魂“。首选是我们闯入人家地界,不过我到希望他能放过我们这些无知少年,我会在有生之年烧香乞求她们原谅!
    故事结束了,如果你有胆,随时欢迎你来我们清水岭灵异天坑洞的地下世界,去感受一下那来自深渊怨魂的诅咒吧?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张木匠走阴

下一篇:旧巷棺材铺

标题: 深渊诅咒
地址: https://www.segscooter.com/mj/61662.html
声明:深渊诅咒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