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优发娱乐pt客户端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优发娱乐pt客户端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优发娱乐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优发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优发娱乐国际 >

系好安全带

来源: 优发娱乐pt客户端鬼故事(www.segscooter.com) 作者: 杨好 发表时间: 2017-08-19

    401寝室就住着两个男生,分别叫姚刚和张大明。李小自搬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姚刚和张大明已经躺在了床上,诡异的是,两人胸口都系着一条带子,带子两头分别固定在床架上。
    李小自铺好床刚躺下, “请系好安全带。”一句说话声就传到了他的耳边。李小自看了看张大明和姚刚,发现两人都闭目熟睡着,一时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
    床很大,李小自睡相一直很老实,睡熟时从没有掉下床过,系什么安全带?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太累,李小自没有多想,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一阵汽车发动机启动的轰鸣声,惊醒了李小自。声音就来自门外,李小自蒙了,门外是过道,怎么可能会有汽车呢?
    李小自下床推开门一看,果真有一辆小车就停在过道里,不过,发动机是开着的。李小自正好驾照刚拿到,一直苦于没车开,见车里没人,犯起了车瘾,就坐到驾驶室里,开动了小车。
    小车缓缓朝过道深处驶去。
    “请系好安全带。”李小自正全神贯注地开着车,冷不防从背后传来这么一句话,吓了李小自一跳。他回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车后座居然坐着一个鬼,一个没有五官,只有一张光滑脸皮的鬼。
    与此同时,小车也开到了过道的尽头,李小自想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嘭”的一声响,小车撞在了墙壁上,强大的冲击力把没有系安全带的李小自从车前窗抛了出去……
    “嘿嘿,谁叫你不系安全带的,活该!”鬼走下车,朝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的李小自阴阴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李小自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连忙一睁眼,看到姚刚和张大明正站在他跟前,显然,是这两个人正在叫唤他。
    李小自迅速朝左右看了看,吃了一惊,发现自己正睡在床旁的地上,不禁纳闷儿不已:他明明记得从车里被抛出后,落在过道的地上,就昏了过去。
    “你昨夜是不是做了个梦,梦见过道上有辆发动的小车,车里坐着一个鬼,然后,小车就撞墙了,你就被扔了出来?”姚刚面色平静地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李小自惊得目瞪口呆,说道, “这真是一个梦吗?可我总感觉不是梦,就像真的一样。”
    “我们都做过这个梦,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这个梦就会出现,后来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在睡觉时系上安全带,这么一来,果然以后就再也没做过这个怪梦。”张大明继续说道, “刚开始我们也不相信这是个梦,有一天夜里,我亲眼看到姚刚的床在摇晃,然后姚刚摔下了床,而姚刚本人醒来时,却说他乘车没系安全带。”
    “这间寝室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情况,怎么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李小自心有余悸地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张大明看了一眼姚刚,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 “不管怎么样,以后记着睡觉时系好安全带就行了,我保你没事。”
    “好吧。”李小自点了点头,但从张大明说话时的表情来看,李小自断定这间寝室以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
    第二天晚上,李小自很晚才回到寝室,不过回来时,带来了一枝花。这枝花非常怪异,除了顶端花朵是白色的外,花枝和叶子都漆黑如炭。一进入寝室,李小自就右手举着花,弯着腰身体前倾,小心地在寝室里到处走动着。
    姚刚和张大明不知李小自在搞什么鬼,他俩紧盯着李小自的一举一动,脸上布满疑惑的表情。
    李小自走着走着,原本花瓣紧缩的那朵白花,突然一下子盛开了,更诡异的是,花瓣随之脱落,纷纷落在了地上。
    “不好,寝室有鬼。”李小自惊恐地叫道, “我手中抓着的这枝花,可不是普通的花,它是用对鬼非常敏感的冥纸制作的。这枝花能探测到方圆五六米远的一切鬼魂,如果附近有鬼魂,鬼魂的阴气就会被花朵吸收而致花瓣脱落。”
    “张大明,我说寝室有鬼,你就是不信,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姚刚颤抖着嗓音说道, “一定是小蔡变成了鬼,不然,好好一间寝室,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诡异的事件呢?”
    “小蔡是谁?”李小自眼珠一转,问道。
    “小蔡是曾经住在这间寝室的一个男生,前不久,出了车祸……”张大明瞪了一眼姚刚,叙述道:
    小蔡家里条件好,一年前就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小车,前不久,和女朋友赵珊珊在一次飙车中,因为驾驶室安全带卡扣坏了,小蔡就没系安全带,结果出了车祸,车撞到了路栏。
    在紧急关头,小蔡虽然及时踩住了刹车,但还是被惯性扔出了车外,脑袋摔破当场就死了。庆幸的是,幸亏小蔡刹车踩得及时,又因为系着安全带,赵珊珊只是前额有点擦伤,生命并没有什么大碍。
    “照你这么说,这个鬼确实有可能是小蔡。可是变成鬼后的小蔡为什么要在这间寝室里折腾人呢?”说到这里,李小自眼睛一亮,紧盯着张大明和姚刚说道, “是不是你们俩做了对不起小蔡的事?”
    姚刚和张大明一听,紧张极了,拼命地摇着头。
    “这就怪了,看来赵珊珊是个关键人物,明天找个时间问问她。”说完,李小自就上床睡觉了,不过,他没忘记,在睡觉前系上了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姚刚和张大明也上床睡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当李小自感觉自己瞌睡上瘾,再也忍不住想睡觉时,连忙往嘴里塞了一样东西,然后解开了安全带。
    睡着睡着,和昨夜一样,李小自被一阵发动机声响惊醒之后,身不由己地一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跳下床,迈着僵硬的步伐朝大门走去。
    就在这时,一阵苦涩的感觉,从嘴里传了过来,李小自激灵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一回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床上还躺着另一个李小自。
    李小自猛然意识到,他此时的状态只是一个魂魄,而床上的李小自则是他的肉体。李小自暗自庆幸,幸亏他晚上早有准备,那含在嘴里的黄连胶囊,想必现在已经溶化,强烈的苦昧,此时正刺激着李小自嘴里的味觉。
    人的魂魄来自肉本,肉体被苦昧刺激,魂魄自然就能感觉到,因此,处于迷糊中的李小自魂魄,就这样被苦味刺激醒了……
    李小自的魂魄来到的门外,和昨晚一样,一辆已经发动的小车停在过道里。李小自想了想,钻进小车里,坐在了驾驶室座位上,开起了车。
    一阵阴风在背后吹来,李小自吓得一激灵,立刻明白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一颗狂崩乱跳的小心脏尽量保持着平静。
    李小自回过头来,果然,车后座坐着一个鬼,手中抓着一个很像安全带的带子,光滑的脸上仍然没有五官,只是一张白皮,疹人极了。
    “你、你这个一一鬼一点都不恐怖,嘿嘿。”李小自强忍着恐惧,咧开嘴故作轻松一笑,说道, “故意把五官藏起来,是不是不想让人看见你那张鬼脸?”www.segscooter.com
    这个鬼可能没料到李小自的魂魄这么清醒,明显感觉大吃了一惊。
    “我把安全带卸下了,你就等着被抛出车窗外吧。”这个鬼恶狠狠地说道。
    “你,你不是小蔡。”李小自盯着这个鬼手中的安全带,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脱口叫道, “你到底是谁?”
    李小自这一句话,没想到居然吓到了这个鬼,这个鬼脸色大变,一闪身,竟然跑了,与此同时,鬼在过道周围布置的这些道具,包括这辆小车都跟着消失不见了……
    李小自的魂魄回到身体后,当即把姚刚和张大明叫醒了,把刚才自己魂魄经历的事,对这两人说了一遍。
    “小蔡并没有变成鬼,这个鬼另有其人?”姚刚大吃一惊,问道,“李小自,你的根据是什么?”
    “很明显,小蔡有好几年开车的经验,他手中拿的根本不是汽车安全带,汽车安全带不是那种带子。可是这个鬼却说是汽车安全带,肯定有什么原因”李小自皱着眉头,继续说道, “另外,当我指出这个鬼不是小蔡时,这个鬼显然吓坏了,一溜烟儿就跑了,它这是做贼心虚,更加证明这个鬼不是小蔡。”
    “如果小蔡没有变成鬼,那只有一种可能,鬼是赵珊珊。”张大明说道, “赵珊珊和小蔡坐的是同一辆车,而且赵珊珊乘坐的是副驾驶位置,出车祸后,不可能小蔡死了,赵珊珊却一点事也没有。另外,赵珊珊根本不会开车,完全可能把一根假安全带,误以为是真安全带一直带在身边。”
    “难道赵珊珊一直以为小蔡没系安全带,是我们捣的鬼?因此她变成鬼后,才对我们纠缠不休。”姚刚问道。
    “对了,李小自,既然你可以用冥纸做成纸花,来辨别寝室里有没有鬼,那就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个鬼,对不对?”张大明想了想,又问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寝室有问题,不然,夜里怎么会无缘无故从床上摔下来?”李小自苦笑地说道, “纸花不可能辨别鬼,我是故意骗你们的,不这么做,你们怎么会说出小蔡出车祸的事。”
    姚刚和张大明一听,气大了……
    又是一天晚上,正在寝室的李小自和姚刚忽然接到张大明的电话,说发现了新问题,他正在跟踪赵珊珊,朝学校教务处大楼走去。
    “这么晚,赵珊珊为什么去教务处大楼昵?”姚刚问李小自。
    “别问了,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李小自和姚刚迅速离开寝室,来到了教务处大楼,找到了躲在墙角的张大明。
    顺着张大明手指的方向一看,李小自和姚刚惊得浑身一哆嗦,教务处大楼后墙与学校围墙之间的空地上,竟然有一辆小车。此时,赵珊珊面无表情,正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朝小车走去。
    “我的妈呀,赵珊珊还真是一个鬼。”姚刚胆战心惊地说道。
    这时,赵珊珊已经走到车里,在驾驶室座位上坐下了,诡异的是,小车开了起来。李小自仔细地观察着这一切,感觉不对劲儿,趁姚刚和张大明没注意,伸手从口袋里抓出一把朱砂来,朝赵珊珊撒去。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辆小车忽然不见了,正在开车的赵珊珊,一屁股坐空,跌倒在地上。
    “我怎么在这儿?”赵珊珊仿佛从梦中惊醒过来似的,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脸上布满了恐惧的表情。
    “赵珊珊不是鬼,她应该是被鬼迷惑了,才走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刚才那个小车只是鬼布置的障眼法。”说着,李小自从后墙现身出来,走到了赵珊珊面前,搀扶起赵珊珊。
    “李小自,你怎么在这儿?”赵珊珊惊讶地问道。
    “你们俩认识?”姚刚和张大明吃惊极了,同时问道。
    “实话对你们说吧,李小自是我的表哥,对灵异事件略有研究,斗败过几个鬼。”赵珊珊骄傲地说道, “知道你们寝室发生诡异事件后,我也以为是小蔡变成鬼,回到寝室来捣乱,于是就找到李小自,告诉了他这一切。李小自觉得很有意思,为了解开这个谜,就搬进了这间寝室。”
    “这个鬼不是小蔡,却很狡猾,弄出一辆小车来,然后和安全带挂上钩,确实能掩人耳目,让一般人误以为是死后的小蔡在作怪。”李小自接上话说道, “现在看来,这个鬼见我发现小蔡不是鬼后,为了把注意力转移到赵珊珊身上,就迷惑住赵珊珊,来让我以为赵珊珊就是那个鬼。”
    “那这个鬼会是谁?”姚刚紧张地问道。
    “要查清这个鬼是谁,还得从安全带人手,但我可以肯定,昨天夜里看到鬼手中拿的那个安全带,一定不是汽车安全带。”李小自回答道。
    见天色不早了,李小自决定亲自护送赵珊珊回寝室,姚刚和张大明一见,就先回寝室了。
    送完赵珊珊,李小自回到寝室,却发现寝室只有张大明一个人,而且张大明看上去非常恐惧,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这么晚,姚刚呢?”李小自问张大明。www.segscooter.com
    “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我回头一看,就发现姚刚不见了。”张大明惊恐地说道。
    “怪事,刚刚排除掉赵珊珊是鬼的疑惑,姚刚怎么就不见了呢?”李小自皱起了眉头, “难道姚刚是个鬼,见我发现了秘密,就先跑了?”
    整整一夜,姚刚都没有现身,到了傍晚的时候,李小自的手机终于接到了姚刚打来的电话。
    “我在后山绝壁那儿,快来救救我!救……”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嗞嗞”的杂音后,再也没有姚刚的声音了。
    后山,李小自知道,就在学校的后面,有百十米的距离。李小自不敢耽搁,当即收拾好东西,准备闯一闯后山。
    就在这时,寝室门推开了,张大明和赵珊珊走了进来,一看李小自背着包的架势,都愣住了。
    “表哥,你这是要去哪儿?”赵珊珊问。
    李小自一见,就把接到姚刚电话的事,对赵珊珊和张大明说了一遍。
    “后山绝壁那儿?对了,姚刚和我业余时间挺喜欢攀岩,他一定在攀岩时遇到了什么危险。”说到这里,张大明眼睛一亮,叫道, “我想起来了,我们夜里见到那个鬼手中拿着的安全带,很有可能就是姚刚在攀岩时,系在身上的安全带。”
    “对啊。”李小自恍然大悟,说道,“难道姚刚在攀岩时安全带没系牢,摔死了?”
    “看来,姚刚给你打电话,很可能是个陷阱。”张大明提醒道。
    李小自知道自己没的选择,只能独自前往后山。张大明和赵珊珊一见,非要一起去,李小自只得同意。
    就这样,一行三人在天黑下来的时候,赶到了后山绝壁那儿。李小自走到崖顶,用手电筒朝崖下一照,虽然整个悬崖并不高,也就十几米,但整个崖壁非常陡峭,确实适合用来做攀岩活动。
    就在这时,一团黑烟从崖底升起,渐渐笼罩整个崖壁,有上升漫延到崖顶的趋势。更令人恐怖的是,黑烟中有个骷髅头,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紧盯着李小自,猛地张开大嘴朝李小自吞来。
    李小自担心张大明和赵珊珊安全,一转身,却发现张大明早吓得不见了。李小自保护好赵珊珊,连忙从包里掏出一包朱砂来,咬破食指,吮了一滴鲜血喷在朱砂上,一扬手,朱砂向黑烟洒去。伴随着一阵“嗞嗞”的烧焦声响,黑烟一下子散去了。
    “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崖下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求救声。李小自用手电一照,惊呆了,呼救的人,竟然是姚刚。
    李小自和赵珊珊连忙从旁边小路跑到了崖底,只见姚刚衣裳褴褛,正在原地打转,似乎迷路了。李小自一下子明白了,姚刚是被鬼打墙的幻象所迷惑了,只能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李小自掏出一张纸符来,念念有词地贴在了姚刚的脑门上,姚刚停住了转动,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姚刚,你怎么来到后山了?”李小自问道。
    “那个鬼一定是张大明,是的,一定是他。”姚刚吓坏了,身子不停地颤抖着,说出了来后山的缘由——
    小蔡不是寝室那个闹鬼的鬼,赵珊珊也不是一个鬼,安全带又不是汽车安全带,种种迹象让姚刚立刻想到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就在一个多星期前的周末,姚刚和张大明结伴去后山绝壁去做攀岩活动。两人来到崖底后,在系安全带时,张大明由于忙着拴绳子,腾不开双手,就叫姚刚帮他系了安全带。
    然而,急急忙忙中,粗心的姚刚,没把张大明安全带的卡扣固定到扣眼里,只是把卡扣往扣眼一塞就了事了。当张大明和姚刚攀岩到绝壁一半时,张大明安全带的卡扣从扣眼里滑出,失去安全带保护的张大明,一个后仰,坠下了悬崖,翻滚几下滚进了草丛中。
    姚刚吓坏了,连忙下到崖底,然而,诡异的是,姚刚找遍了崖底的草丛,都没有发现张大明。百思不得其解的姚刚,最后只好独自回到学校,直到晚上时,张大明才回到了寝室。
    张大明只是额头有些擦伤,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姚刚松了一口气,就把张大明摔下来后,他没有找到张大明的事,对张大明说了一遍。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滚进一个洼洞里,可能是洼洞的野草长得很茂盛,离坠下来的地方又有好一段距离,所以你才没找到我。”张大明的解释合情合理,姚刚听完后,就没放在心里。
    一天之后,小蔡出车祸的消息传到了学校,然后寝室就开始闹鬼了,由于所有的线索明显都指向小蔡,因此姚刚一点也没怀疑到张大明身上。直到昨晚,排除了小蔡和赵珊珊是鬼的嫌疑后,李小自又提到了那个安全带,姚刚这才怀疑到了张大明身上。
    和一个鬼在一个寝室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姚刚越想越怕,李小自送赵珊珊回寝室后,姚刚再也不敢和张大明在一起,就偷偷溜了,在网吧混了一夜。天亮后,姚刚决定去一趟后山,想再次看看张大明坠崖的地方,然而,没想到一到后山绝崖下,就被鬼打墙给罩住了。
    其实,姚刚不止给李小自打过一次求救电话,然而,每次一拨手机,听到的都是“噬噬”的杂音。直到傍晚时,姚刚才打通李小自的手机,但也只是说了几句话后,又被杂音给搅了…--
    “现在很明显了,张大明就是那个鬼,他把姚刚困在崖底,电话里那个干扰的杂音,也一定是张大明搞的鬼。”李小自分析道, “姚刚那个打通的电话,也是张大明有意为之,为的就是把我引到这里来,作为一个鬼,他太狡猾了,隐藏得真深啊。”
    “哈哈,现在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些晚了?”-阵阴惨惨的笑声,从李小自等三人的背后传来。李小自等三人回头一看,没过见鬼是什么样的姚刚和赵珊珊,当即就吓得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青面绿脸的鬼,一对惨白的獠牙泛着疹人的冷光。
    “张大明,收起你的幻象,你这样子对我没用。”李小自冷冷地说道。
    张大明一见,身形一晃,又变成了他本来的模样。
    “这么年轻就摔死了,我不甘心,怨气在心中越聚越多,最终我变成了鬼,又回到学校。我恨姚刚,就是因为他的疏忽,才导致我的死亡。然而,我更希望活着,希望还像一个学生一样,在校园里无忧无虑地生活和学习着。”
    张大明满脸痛苦地说道: “另一方面,我心里虽然对姚刚充满恨意,但我不敢胡来,更不敢报复姚刚,归根结底,还是怕让别人怀疑到我是一个鬼。小蔡出车祸后,我找到了报复姚刚的机会。我利用小蔡这个车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夜里制造幻象,摇动床铺,把姚刚摔下床,来化解我心头之恨……”
    “人鬼殊途,张大明,我不为难你,你还是赶紧投胎去吧,不然,时间一长,你就会变成孤魂野鬼的。”李小自劝说道。
    “不,谁也甭想阻止我。”张大明叫道,同时身形一晃,又化作一团黑烟,向李小自缠来。疹人的是,黑烟中的骷髅头,再一次张开了它那又腥又臭的大嘴。
    “嗖”的一声,李小自从包里抽出一把桃木剑来,桃木剑上贴满了各种纸符。李小自咬破舌尖,喷了一口鲜血在桃木剑上,与此同时,他掏出一大把朱砂撒向了黑烟。
    黑烟与朱砂在碰撞中,发出“磁磁”的火烤声,痛得张大明咧着嘴“哇哇”大叫。说时迟那时快,李小自一扬手,桃木剑从手中飞出,刺进了黑烟中。
    黑烟散了,张大明胸口插着桃木剑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张大明,你只是一个刚死的鬼,道行很浅,肯定斗不过我的。”李小自上前,抽回桃木剑继续说道, “桃木剑上的纸符,已经留在了你体内,我没有杀你之意,你赶紧投胎去吧!如果过了今天这一夜,你还不去投胎,纸符会在你身体里自焚,到时,你必将魂飞魄散,被烧个精光。”
    说完,李小自走到姚刚和赵珊珊面前,搀扶着两人,看也没看张大明,朝山下走去。
    “谢谢你,李小自。”张大明在他们身后说道。
    李小自一听,长舒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心情好多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 系好安全带
本文地址: http://www.segscooter.com/xy/49187.html
上一篇: 诡异的舞步    下一篇: 求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