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优发娱乐国际

晾人杆

来源: 优发娱乐pt客户端故事网时间: 2019-03-25作者: 第九章

    学校老式的宿舍楼翻新补建,所以部分住校生都被学校安排在了一座公寓中。环境不怎么好,而且人员分布得很不均匀,不一定都是原来寝室的人。
    陈燕子被分到了907室。庆幸的是,以前的两个室友——程雪和高媛也和她住在一起,剩下的一个是完全陌生的新人,叫冯韵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冯韵婷的长相美到三个女生看了连连惊叹。
    冯韵婷的性格很好,只是有一个怪癖:她常在阳台上立一个十字形的衣架,大小和正常人差不多高。冯韵婷会拿破布料做一个人偶,脑袋上还用黑色毛线扎成一束束的头发,然后在人偶的身上穿上自己的衣服。每天晚上,冯韵婷都会把人偶绑在衣架上,看上去就像个大活人站在那里一样。等到第二天,她就会把人偶身上的衣服扒下来,自己穿上。
    谈起这个人偶,冯韵婷总会露出诡异的微笑,说: “我喜欢这么大的娃娃,衣服挂上去不会出现褶皱。”
    这天晚上,陈燕子快要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冯韵婷的电话。
    电话里,冯韵婷的声音很虚弱:“燕、燕子,你回来的时候能帮我买两袋盐吗?”
    陈燕子皱着眉答应下来,但觉得很奇怪:她们平时几乎不做饭,买盐干吗?
    等陈燕子买盐回去,都十点多了。一开门,窗帘飘着,里面阴风阵阵,却空无一人。其他室友都跟男朋友出去了。可刚才打电话的冯韵婷应该在啊?
    “冯韵婷?”
    陈燕子喊了一声后,突然听到了轻轻的一声呻吟。她仔细一看,在阳台的一个角落里、飘着的窗帘后有一个蹲着的身影,露出的脚正是冯韵婷的。
    “你怎么在那里蹲着啊?”陈燕子不假思索地走过去。
    “别过来!”
    冯韵婷的话还是晚了一步,陈燕子已经大手一挥拉开了窗帘。顿时,陈燕子被吓了一跳!
    躲在角落里的冯韵婷正瑟瑟发抖,身上所有可以称得上是毛发的地方都变得血红,皮肤斑斑点点像是烫伤,血肉一片片的,很多边缘都开始外翻,鲜血流了一地。猛一看会吓一跳,仔细一看,会恶心得想吐。
    “你、你……怎么了?”陈燕子吃惊地退了几步。
    冯韵婷抢过盐,将窗帘遮挡得严严实实。陈燕子恐惧地坐回床上,看到帘后的影子正撕开盐袋倒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不停地用力搓着。陈燕子往旁边的杆子上看去,发现那个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冯韵婷从阳台回来,身体已经恢复了。她冷冰冰地对陈燕子说: “希望你不要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陈燕子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只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陈燕子醒来发现冯韵婷并不在公寓,而程雪正坐在床上皱着眉,显得很着急。
    “我跟你说,高媛失踪了!”程雪严肃地说道。
    “怎么会,她昨晚不是跟男朋友在一起吗?”
    “得了吧,他们早就分手了!她说趁冯韵婷不在,把她的鬼人偶扔出去,省得每天晚上看着吓人。结果,就再没回来,我们也失去了联系。”

    陈燕子下意识地看向阳台,怪不得昨晚没看到人偶。她给高媛打去电话,电话直接提示关机。
    这时,房门开了,冯韵婷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手里抱着一个和之前差不多的人偶。她扫了她们两眼,然后走到阳台把人偶绑在了杆子上。
    回到床上,冯韵婷盖上被子躺下说: “以后不要再打那个人偶的主意。”
    这声音听得陈燕子心里一凉。
    随后,她收到了程雪的短信:以后还是离冯韵婷远点儿吧,她这个人太奇怪了。
    当天晚上,陈燕子觉得有点儿冷,于是在给另友阿依发完“晚安”后就裹着被子躺下了。
    半夜,她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睁眼一看,只见冯韵婷从阳台出来,到自己的床边掀开被子,将里面的人偶拿出来绑在了阳台的杆子上。
    陈燕子觉得很奇怪:这人偶不是一直绑在阻台的杆子上吗,什么时候到床上了?
    做完这些,冯韵婷穿好衣服,悄悄开门出去了。陈燕子有点儿好奇,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
    晚上外面有点儿凉,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冯韵婷就像脚下生风一样,速度很快。跟了一会儿,陈燕子发现冯韵婷走了半天根本就是毫无目的,有些地方她甚至反复走了两遍。
    陈燕子打了个哈欠想回去,一转身,忽然看到路边一男一女正在边走边聊。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沙沙”声。陈燕子偏头一看,只见远处的冯韵婷忽然转身开始往回走了,脚下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好像很着急。陈燕子急忙躲到了旁边的草丛里。
    而此时,冯韵婷已经开始弯腰用双手双脚一起向前跑了,如同一只豹子般敏捷,向那对男女猛扑了上去。男的先被扑倒在地,冯韵婷抓住男人的脸,猛地一撕,顿时鲜血淋漓。女人看到这一幕吓得“啊啊”大叫,退几步直接倒在了地上。女人起来想跑,却被冯韵婷的长发缠住了双脚,硬生生地给拉了回来……
    陈燕子完全呆住了,死死地盯着那边,差点儿忘记呼吸。
    冯韵婷的指甲忽然变长,就像是锋利的刀片,开始抠那个男人身上的皮肤。冯韵婷的双手从那个男人的头顶插入,然后向两边扯动皮肤。鲜血染红了地面,碎肉内脏暴露无遗。最后,她扯下男人那层皮,剩下一副血肉模糊的躯体。冯韵婷收好那副“空壳”,又把目光投向了女人……

    看到这里,陈燕子已经悄悄离开了。等离远了一些,她才跌跌撞撞地跑起来……
    回到寝室,陈燕子急忙晃醒了程雪。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程雪顿时睡意全无。
    陈燕子喘了几口气,将刚才看到的一幕全都说了出来。正巧这时,外面的风将窗子吹开了,一股腥臭的味道迎面扑来。只见那个人偶身上血迹斑斑,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正盯着她们。 程雪“妈呀”一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先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夜晚!”陈燕子说道。
    “我们现在走,等冯韵婷回来不会引起她的怀疑吗?”
    陈燕子沉下脸来: “刚才你是没看到她有多残忍。她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一样,你能保证她回来不直接杀了我们吗?我们快定吧,再磨蹭一会儿就完蛋了!”
    两个人说时迟、那时快,穿上衣服、拿上包就离开了。
    旅店黑暗潮湿,陈燕子几乎一夜都没有合眼。等到天亮,程雪要去上课了,陈燕子嘱咐她一定要小心。她走后,陈燕子想再睡一会儿,结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名字,竟是失踪了的高媛,她顿时精神起来。
    “你们都在哪儿呢?”
    “哦,在外面呢,你在寝室?”
    “对啊,回来后谁也不在。你们快回来吧,我有急事要跟你们讲!”
    陈燕子刚要回应,猛地想起一件事:万一高媛是冯韵婷假扮的呢?目的就是引她回去然后杀了她!
    于是,她又问了一个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的问题,高媛直接答了出来。陈燕子松了口气。
    十分钟后,陈燕子开门进了寝室。寝室里面阴风阵阵,她们的床还是走时的样子。
    “高媛?”
    陈燕子试探着叫了一声,没人回答。不过,她看到阳台上有一个人影,就在那竖起来的架子上,看上去不像是以往的那个人偶。
    陈燕子忽然不安起来。她走近那个身影,发现那是个短发女生。女生伸出来的一只手上还拿着一部血淋淋的手机,地上也都是血。陈燕子屏住呼吸,慢慢走到那人的正面,尖叫了起来。
    挂在那杆子上的,分明就是高媛。杆子直接穿进她的身体里,鲜血染红了她所有的衣服,双眼也被挖了出来。高媛头微微地低着,长长的头发湿淋淋的,还在往下滴着血,看上去已经死去多时,皮肤也失去了弹性。再看她手里拿的手机,最后打出去的电话正是陈燕子的……
    这时,一个可怕并熟悉的声音在陈燕子的身后响起。
    “我就是想把她拿出来晾晾,等晾干了之后好用。正好邀请你一起过来,看她迷人的肉体是怎么慢慢变得枯萎的。因为很快,你就要和她变得一样了。”
    冯韵婷在前面诡笑着,陈燕子退了几步,直接靠在了墙上。
    “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我本来没想那么快杀你们,毕竟是室友一场嘛!只可惜,高媛有错在先……”冯韵婷指了指床上的人偶, “杀一个也是杀,不如把你们全都杀了去互相陪伴。”
    冯韵婷步步紧逼。
    陈燕子本想靠近房门,结果刚动一下,耳边的墙壁就被对方一掌抓出了一个窟窿。
    就在这时,阳台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玻璃被外面的东西砸成了碎片,高媛和架子一起倒在了地上。在冯韵婷分神的时候,门无声无息地开了。陈燕子的另友——阿依伸出有力的大手,瞬间把她拉了出去。
    “快走!”程雪在走廊拐角处招着手。
    陈燕子抓紧阿依的手臂: “多亏有你们,太吓人了,高媛已经被杀死了!”
    “嗯,知道了。我们先去图书馆,之前查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谁更胆大

下一篇:校园怪谈之捕药

标题: 晾人杆
地址: https://www.segscooter.com/xy/61527.html
声明:晾人杆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