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原创鬼故事大全,原创鬼故事每天更新、短小精湛,各类来稿的恐怖鬼故事、吓人鬼故事都将发布在本频道,给鬼友们在线阅读!欢迎您注册会员,给优发娱乐pt客户端投稿!

夜契

夜契者,生人与夜游魂所签之契约也,契之生人得则梦游,绝不清醒,至辰时自省,与常人无异,昼多贪寝,人无生气,致死方休。 更多 >>

五爷

五爷能掐会算,被称为是半个神仙。我家里这一辈很奇怪,连续十几代几百年,都是保持长子生子弟兄六个,其他孩子都没有儿子。这绝对不是巧合,因为每一代的老五身上毕竟有着奇怪的能力。我五爷是这样,我五叔也是这样,我在我们弟兄中正好排行老五,对这个阴阳行当确实非常感兴趣。上溯几代,也依然是这样,老五必然是干这一行的。 更多 >>

勾魂链

当时已经黄昏了,邻居家六岁的小孩儿二牛正从同学家回来,他手里还拿着刚刚写完的作业。走到村口不远的乱葬岗子的时候,这个淘气的孩子看见坟墓边的树上有一个乌鸦窝,就放下手里的作业,爬到树上掏鸟窝去了。他捧着几个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鸟溜下树,却忘了作业本放在这里。等他想起来回来拿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了。 更多 >>

矿洞哭声

这天,周全娃正在矿洞的煤炭作业面挥动着洋镐,随着他挥舞的频率,硕大的煤块不断剥落下来。“这下应该有半吨多了吧?”他心里想着。周全娃是熟练工,又在一线,一个班出一吨半煤,层面好的话能混上两顿,一吨煤能给五十块钱,一个班挣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仅仅绩效收入就能有两千多块钱了,加上基本工资和补助,一个月能挣三千块钱。对他一个村里的劳动力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他对目前自己的状态非常满意。 更多 >>

关中怪谈之蝶妖

我的家乡有一个传说:有一种很美丽的蝴蝶,它的翅膀有着无与伦比的颜色,这种蝴蝶是不能碰的,一旦碰了,你将会遭遇你所能想象的最恐怖的事情。 更多 >>

关中怪谈之义刀

自从五叔重新开始帮人解决悬疑的事情之后,他的人气有一次高涨起来,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十年的风暴,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五叔终于又开始了这个老营生。五叔原本冷清的院落又渐渐热闹起来,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请他去帮忙,但大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有死了孩子的说那孩子每天晚上都站在窗台上,天亮才走;有说去长辈坟头哭丧被扬了一身土的;也有被上了身的……不一而足。 更多 >>

婴灵

这个诡异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的关中。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早上,五月的关中,虽说已经步入初夏,但是平娃还是感到有些凉。这也难怪,他家的地紧挨着锁头家的地,锁头地里有一座新坟,是锁头婆姨的,葬了一个月了,坟头上的草还没有长起来,那土还是很新鲜的颜色,插在坟头的花圈已经给风吹去了大半的纸活,余下的在风中呼啦啦作响,声音听起来很是凄惨。 更多 >>

枉死花猫投生记

民间有种说法,说是家养的猫狗和主人之间情深义重,离世时恋恋不舍,如果主人能用自己常穿的衣物给猫狗尸身裹上埋葬,就能借着人的气运将猫狗从畜生道转入人道,下辈子就能投胎为人啦! 更多 >>

冰矶

我叫雷哲,三年前在旧物市场摆了个地摊儿,靠卖些古董瓷器艰难度日。这几年古玩生意不景气,更别说我这个摆地摊儿卖假货的了。眼看着生意越来越惨淡,无奈之下我和几个朋友干起了盗墓的营生,这一干就是三年。 更多 >>

河里的奇遇

这是发生在我们那的20年前的故事。虽然那时我不足十岁,但整个过程记得很清楚,因为故事太过离奇,又一波三折,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我事先说明,失足掉水里的秤砣叔绝对绝对不会水!他爸妈我们叫槐爷爷槐奶奶的,多年没有生养,偷偷摸摸求菩萨好不容易求来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当眼珠子的看着,别说下河了,连重活就不干的。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