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优发娱乐pt客户端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优发娱乐pt客户端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优发娱乐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优发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梦境

来源: 优发娱乐pt客户端鬼故事(www.segscooter.com) 作者: 94 发表时间: 2017-08-28

    杨惠子最近快被一个噩梦折磨崩溃了。
    1、梦境
    杨惠子,30岁,是一名高校老师,感情稳定,有个谈了13年的男朋友,最近准备订婚。但是,最近杨惠子却被一个噩梦搞得苦不堪言。
    在梦里,杨惠子是17岁时候的样子,大约是个高二的学生,短头发,蓝色细边眼镜,规规矩矩的穿着蓝白的校服,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杨惠子总是和一个人在一起,虽然看不清楚面孔,但是却是很熟悉的感觉,并不觉得害怕。杨惠子问母亲,自己在高中是不是有个很好地朋友,母亲总是支支吾吾的混过去。杨惠子虽然满心疑虑,但是也没多想,毕竟自己的记忆中也没这回事。但是杨惠子总是觉得怪怪的。
    今天下午,给大二的学生上完代数课,杨惠子在办公室总觉得心神不宁,就又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不知为何,觉得好悲伤。虽然梦里的那个人看不清脸,但是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就觉得好无助,瘦削的背影总会让杨惠子想拥在怀里,给一些力量。杨惠子觉得脑袋很疼,就打算回家。担心自己开车会出现什么意外,杨惠子就叫了未婚夫来接自己。放下电话,杨惠子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宽慰自己说因为即将结婚压力很大,所以才会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提到结婚,杨惠子又想起了自己的未婚夫。杨惠子的未婚夫名叫李宪,和杨惠子是高中同学,现在是一名建筑工程师,外貌不错,收入不错,对杨惠子呵护备至,周围人都说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但是,杨惠子一直觉得很奇怪,关于李宪的记忆,是从硕士开始,高中、大学记忆中都没李宪,不仅没有李宪,连高中、大学同学杨惠子都不记得几个。杨惠子觉得自己可能因为什么不知道的原因丢失了高中、大学的那段记忆。杨惠子也问过母亲,但是母亲总是借口避开,杨惠子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觉得奇怪,但是看到母亲这样子,虽然知道母亲有事情瞒着自己但也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再询问。杨惠子还在沉浸在思考中,没察觉到李宪已经到了办公室。李宪见杨惠子这个样子,知道肯定又在想最近的梦境。李宪脸上爬上几丝苦笑,摇了摇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面带微笑,拍了拍杨惠子的肩膀。杨惠子转头看见李宪,歉疚的摇了摇头,拿起包准备回家。李宪跟在杨惠子身后,看着杨惠子清瘦笔直的背影,满眼心疼,快步向前,握住了杨惠子的手。
    上了车,杨惠子头还是昏沉沉的,坐在副驾驶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杨惠子又做了那个梦,但是这次梦的场景与前几次有多不同。在梦里,杨惠子仍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杨惠子听到了他的声音,饱含浓浓的悲伤,好像低声自语一样,一直重复一句话“小懒猪,小懒猪”。杨惠子不觉得害怕,相反,却一直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心好像也被一只手揪紧,喘不上气,呼吸困难。杨惠子难受的想哭,但却又哭不出来,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溺水的孩子一样。杨惠子慢慢走近那个身影,想抬起他的脸。很奇怪,杨惠子一直走不近他身边,看着似乎近在咫尺,但却总有一段距离。杨惠子急的想哭,手足无措。这种无助的情感将杨惠子紧紧包围住,男子慢慢抬起头,虽然看不见脸,但是杨惠子可以感觉到男子眼里的悲伤浓到化不开,却又满满的深情与心疼。杨惠子头疼欲裂,好像有什么画面拼命地被塞进脑子里。杨惠子痛苦的蹲在地上,紧紧抱住头,泪水不断从脸上滑落。男子慢慢走近杨惠子,蹲下来摸了摸杨惠子的头发。杨惠子一把抓住男子的手,熟悉的感觉。男子也不说话,只静静的陪着。等杨惠子渐渐平静下来,男子心疼又无奈的叫了声“小懒猪”,用手指将杨惠子脸上的泪水擦干,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一颗糖塞进杨惠子嘴里。杨惠子只是呆呆的看着男子模糊的面孔,但是泪水却一直掉下来。
    杨惠子猛然惊醒,摸摸脸上,湿漉漉的,梦里那种悲伤还在胸口,压得杨惠子难受。李宪见杨惠子在梦里很痛苦的样子,就把杨惠子叫醒了。杨惠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却发现手里多了一颗糖,薄荷糖,是杨惠子喜欢的。显然,李宪也看到了杨惠子手上的糖,眼里满是震惊与不敢相信,认命似得叹了口气。
    2、一张老照片
    杨惠子拒绝了李宪将她送上楼,只说自己可以。李宪也没有勉强,说:“我在楼下看着你上去,看到你房间的灯亮我再回去。”杨惠子答应了。
    杨惠子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住在老小区。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杨惠子家在五楼,爬上去需要几分钟。三楼的楼道里黑漆漆的,声控灯前几天就坏了,也没人修理。杨惠子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明。突然,杨惠子看到自己身后好像跟着一个人,不,不能说是一个“人”,因为杨惠子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声和脚步声。杨惠子不是个大胆的人,哆哆嗦嗦的打开通讯录找母亲的电话。不知道母亲是在和谁打电话,一直占线,杨惠子害怕的要哭出来,但还是强装镇定,又按下了李宪的手机号码,但是李宪也正在通话中。杨惠子这下子是真的感觉到害怕了,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杨惠子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后面的黑影似乎在往前走,杨惠子紧靠墙角,一动也不敢动。黑影走到杨惠子前面一层楼梯,停住了。杨惠子可以感觉到黑影正在盯着自己。但是,杨惠子这时候却镇定下来了,因为她感觉到黑影并没有恶意,是梦境中的那个男子。杨惠子着魔似的把手伸过去,打算拉住他,男子身影往后退了一步,错开了杨惠子的手。www.segscooter.com
    一人一影子就这样对望着,明明看不见对方的脸,却感觉无比熟悉。黑影子有些挣扎,虽然还是一动不动,但是杨惠子就是感到了黑影的内心并不平静。时间仿佛凝固,四周漆黑一片,杨惠子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会和一个看不到脸,甚至感受不到生命气息的影子呆在一起。还是杨惠子率先打破了寂静,轻轻问:“你是谁?为什么一直出现在我梦里?”黑影的身形颤抖一下,慢慢伸出手。杨惠子不知道什么意思,看到黑影手中捏着东西的样子,猜测可能想给自己什么吧,也伸出了手。黑影果然给了杨惠子一个东西,像纸片一样,方方正正,杨惠子猜测可能是一张照片。“惠惠,是你吗?”楼道里传来焦急的声音,是母亲的声音。黑影仿佛受到惊吓,一下消失不见了,杨惠子赶紧把照片放进包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母亲看到杨惠子好好的站在楼梯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半心疼半责怪的说:“李宪给我打电话说你要自己上来,我左等右等一直等不到你,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就下来看看。”杨惠子看到母亲焦急的面孔和丝丝花白的头发,心里也有些愧疚,撒谎道:“接了个领导的电话,就耽搁了一点时间。”母亲看到杨惠子面色苍白,有点虚弱,心疼的说:“都快该结婚了,你还要上课,听我的话,向领导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吧,这样下去你会累垮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杨惠子没说话,既没拒绝也没答应,母亲看到杨惠子沉默的样子,知道这是拒绝的意思。便也没说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儿,就是性子太倔,也不知道随谁。
    回到家中,杨惠子回到自己房间,拿出黑影给的东西仔细端详,果然是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女孩一个男孩,20岁左右的样子。女孩长发戴眼镜,竟然是自己!男孩大大咧咧的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手亲密的搭在女孩肩头,女孩也亲密的把头贴近男孩的胸口。杨惠子看到男孩面孔的那一刹那,心疼的不能呼吸,脑袋也要炸裂一样。杨惠子疼的不禁叫出声来。母亲在隔壁卧室感觉到了异样,慌忙跑进来,看到杨惠子这幅样子,明白了多半,从杨惠子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白色药瓶,倒出两颗药丸,拿了杯水,让杨惠子吃下。杨惠子哆哆嗦嗦的吃下母亲给的药,半天终于平静下来。母亲也看到杨惠子床上的那张照片,满眼不敢相信,看到女儿这幅样子,看来已经看过照片了。
    3、婚礼
    虽然女儿没有开口询问这张照片,但是母亲知道再也瞒不住了。
    杨惠子没注意到母亲脸上的表情,只是闭着眼睛好像在平静一样。母亲清楚的看到杨惠子近几日的反常也感受到了杨惠子想问又怕自己伤心的矛盾,打算把整件事情全都告诉杨惠子,毕竟不能让杨惠子一辈子蒙在鼓里。再说,那段记忆或许是杨惠子最渴望知道,也许是杨惠子最幸福的记忆,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剥夺。母亲看到杨惠子基本平静下来,打算把整件事情全盘托出。但是,杨惠子疲惫的摇了摇头,告诉母亲自己累了,想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第二天清早,杨惠子早早起来,破天荒的给父母做了顿饭。母亲起来就看到杨惠子心情不错的样子,在厨房里系着围裙煎鸡蛋,还哼着歌曲。看到母亲在厨房门口呆呆看着自己,杨惠子撒娇似地说:“怎么啦,看到我这么勤快不开心呀。”母亲仿佛看见了大学时期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儿,心里很酸,7年了,终于又看到原本那个活泼爱撒娇的女儿。母亲偷偷的擦了擦眼泪,没说话转身进了洗手间。杨惠子看到母亲微驼的背,喃喃低声说:“就让我自私这么一回吧。”吃早饭期间,杨惠子告诉父母说向学校请了假,准备这几天认真准备一下婚礼,毕竟是自己一辈子一次的事情,两位老人很开心,早就让杨惠子请假,可是杨惠子总是借口说快期末考试了,得帮着孩子们复习,请假不容易。
    早饭过后,杨惠子去找李宪。李宪向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假,忙着订酒店、发请帖等事情。李宪知道杨惠子请假准备好好操办婚礼,很开心,打算今天一起把婚纱确定下来,杨惠子满口答应了。两人开车来到一家显得很高档的婚纱店,杨惠子摇了摇头,说,不急试婚纱,先去旁边的咖啡店坐坐吧。李宪看到杨惠子的脸色有点苍白,知道肯定坐车不舒服有点难受,也爽快地答应了。两人进了咖啡店,李宪要了杯蓝山咖啡,杨惠子什么也没点,让店员给到了杯白开水。大约坐了半小时,从咖啡店里出来,李宪的脸色有点凝重,但是杨惠子却看不出有什么一样,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点沉重。杨惠子和李宪没有进去那家高档的婚纱店,却驱车去了一家小巷子里的婚纱店,小小的一家,款式有点老。www.segscooter.com
    半个月后,婚礼终于如期举行。婚礼地点没有选在本来定好的酒店,改去了一个小教堂,小教堂里的装扮少女心慢慢,到处都是鲜花和气球。宾客很多,小小的教堂挤得慢慢的,大家都笑着祝福这对结束爱情长跑的男女,很热闹。牧师问杨惠子是否愿意成为李宪的妻子,杨惠子没有迟疑,看着李宪坚定地说我愿意,轮到李宪的时候,李宪也没有迟疑,说我愿意,我永远都愿意,坚定的看着杨惠子的眼睛。宾客们热烈鼓掌,没有人注意到杨惠子看着李宪的眼神有点不正常,似乎是盯着李宪的身后,也没人注意到李宪脸上细微的失望与悲伤,大家都沉浸在这动人的场景中,没有心情也没有想到要去注意到那些蛛丝马迹。
    4、真相
    婚礼当晚,杨惠子和李宪面对面的坐在新房的床上。
    杨惠子脸上没了白天的喜悦,只剩下满脸的疲惫与悲伤。李宪坐在杨惠子对面,没说一句话,起身去了客房。杨惠子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卸去满脸的坚强,一个人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在拿到照片的那天晚上,杨惠子一看到照片就立刻认出了照片里的人,那段确实的记忆立刻涌进杨惠子的脑海,头疼不是因为想不起来,而是因为知道真相后的挣扎。
    照片里的男生叫李昂,是杨惠子高二到大二的男朋友。李昂在高中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因为和校领导沾亲带故的关系才能进入杨惠子在的高中,成为杨惠子的同桌。李昂和杨惠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互相有好感,但是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17岁的孩子面对第一次的悸动总会不知所措。杨惠子活泼开朗,李昂不太言笑,两人渐渐熟悉后,李昂会和杨惠子偶尔开两句玩笑,而杨惠子则会狠狠地管教李昂让他好好学习。杨惠子很懒,因为住校要跑早操,总会来不及吃早饭,李昂就给杨惠子带早饭,每次给杨惠子早饭时总会逗她叫她“小懒猪”,因为杨惠子低血糖,李昂总会带着糖,因为杨惠子瘦瘦的,打饭时抢不过别人,李昂总会给杨惠子打饭,两人在教室嘻嘻哈哈的吃饭。杨惠子是老师的心头宝贝,和李昂过分亲密的关系让老师有隐隐的担忧,担心杨惠子成绩会下落。终于有一次,杨惠子的成绩下滑,老师找到借口,把杨惠子的妈妈请到了学校,告诉杨惠子李昂之间的过分情谊。杨惠子的母亲大怒,把杨惠子叫到家中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杨惠子是红着眼眶回到学校的,成绩下滑杨惠子心里也不好受。李昂看到杨惠子这幅样子,以为只是因为成绩下滑被家长狠狠批评的,就安慰杨惠子。杨惠子哭也哭够了,抬起头,眼睛黑黑亮亮,湿漉漉的,对李昂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上一个学校,可以吗?”李昂当时没说话,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也没给杨惠子打饭。杨惠子苦涩的笑笑,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可是,晚自习的时候,李昂回来了,带着两口袋的书,将书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对杨惠子说:“我找老师要了参考书书单,可是看了一眼,我都不会,你可以教我吗?”杨惠子傻傻的笑,李昂也傻傻的笑。
    有了目标,李昂变得不一样。废寝忘食的学习,终于在高考后和杨惠子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杨惠子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情,没说话,默认了杨惠子和李昂的关系。上了大学的杨惠子和李昂热爱旅游,两人经常省吃俭用一起出去,两人内心都热爱刺激,总挑些游客不经常去的深山老林、高山峻崖。终于,两人随着旅游团在沙漠探险的时候遭遇了危险。李昂把吃喝全够留给杨惠子,自己却死了。救援队找到他们的时候,李昂紧紧抱着杨惠子,杨惠子发着高烧,救援人员怎么也掰不开李昂的手,只好将两人一起放在担架上送去医院。当杨惠子醒来后,没看到李昂,便发疯似得寻找李昂。在太平间看到李昂遗体的时候,杨惠子终于晕倒了。醒来后,杨惠子就失去高二至大二这段时间的记忆了,只抓着李宪的手叫李昂,边哭边笑,疯了一样。医生说是由于受到重创后的选择性失忆,由于这段记忆太痛苦或太美好,病人选择性的忘记。李宪是李昂的堂弟,两人长得有点相似,所以杨惠子错把李宪当成李昂。李宪和杨惠子也在一个班级,当初也是杨惠子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两家人商量将错就错,就这样李宪和杨惠子在一起。后来,李宪告诉杨惠子自己不叫李昂了,改名叫李宪。
    终于,杨惠子和李宪要结婚了,压力很大,往日的片段重新片段片段的出现在杨惠子的脑海中。那张照片也是杨惠子从许久不用的qq里找出来的,打印出来放在自己的包里。那天晚上,看到母亲那个样子,杨惠子终于将全部事情想起。但是那天在楼梯里遇到的黑影确实不是杨惠子幻想出来的,李昂终于来看杨惠子了。李昂本打算和杨惠子好好告别,让杨惠子拥有全新的生活,自己也能了却心愿去投胎。可是,李昂没想到杨惠子太聪明也太深情。杨惠子早已隐隐约约知道了整件事情,那天看到黑影杨惠子也知道李昂的意思。杨惠子那天和李宪在咖啡厅坦白了整件事情,说对不起自己不能和他结婚。李宪明白了杨惠子的意思,可是,杨惠子没想到李宪竟然对自己这么深情,主动提出假结婚,让李昂了却心愿去投胎。说道理,杨惠子这次很自私,明知道这样对李宪有多不公平,但还是同意了李宪的提议,先爱上的那一方总是处于弱势。结婚时,杨惠子没看李宪,看的是李宪身后那个模糊的黑影满满变浅,终于消失不见。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李昂终于安心投胎了,杨惠子凄惨的笑了笑,找出那张照片,紧紧的捂在胸口,仿佛这就是她的整个世界。而在客房,李宪颓废的抽着烟,任由烧到自己的手指,双眼通红,布满血丝,低声到“哥,你放心的走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办到,我会好好照顾杨惠子,毕竟,我是这么爱她,和你一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 都市怪谈之梦境
本文地址: http://www.segscooter.com/yc/49208.html
上一篇: 两缕鬼魂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