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枯井

来源: 优发娱乐pt客户端故事网时间: 2019-03-20作者: xiemengze

    解放村是在渭河沿岸一个普通的小村落,在村子北面就是这一带最为宏伟的人工建筑——渭河大坝。在这里,我和五叔还有郑雨经历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件,而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一口枯井里。
    这口枯井位于解放村的老村子,当地人称“大坝北”。因为洪水的原因,在七十年代末期,原来在大坝北居住的村民大都搬迁到了相对安全的大坝以北地区,而这口井就遗留在了原来的村子里(因为没有人能把水井搬走)。
    村民张六指的老娘养了一只下蛋的母鸡,这母鸡大概在老村子住惯了,不习惯新的地方,所以每天仍在早已坍塌的老房子周围生活,而且每天下午两三点钟下一个蛋,非常准时,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歇,非常有诚信。老太太每天吃过下午饭就会扭着小脚去老屋,找到那只鸡下蛋的地方,取了鸡蛋回来。
    有一天,老太太在取鸡蛋的时候摔了一跤,虽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但是至少去老屋取鸡蛋的工作不得不停滞下来。三天了,老太太非常着急,想着有三个鸡蛋仍在老屋下放着,这是很危险的事情。“收到篮子里的才算菜”,可是老太太再着急也没用,因为她动不了。想让张六指去,他毛手毛脚的给弄破了;让儿媳妇去吧,担心儿媳妇收回来不给她。可是老太太又担心别人给偷走,考虑再三,老太太觉得儿媳妇虽然有“贪污”鸡蛋的可能,但是也比落在别人手里要好很多,于是老太太便如此这般交待一番儿媳妇,就让她代为“出征”了。
    可是儿媳妇去了很长时间仍然不见回来,已经夜里十点多了,老太太有些不放心了。就打发儿子去寻找,张六指早就对这个好吃懒做的媳妇满肚子意见,就对老娘说:“我巴不得她会不来呢。回不来我重新娶一个老婆。早看这狗日的不顺眼了。”老娘骂儿子:“你个王八羔子!你以为老娘一个寡妇给你娶个媳妇容易呀?你长个六指以为找个媳妇那么容易?一个媳妇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不要我要,你不去找,我找去!”说完就要下炕。
    张六指赶紧拦住母亲,披了衣裳拿了手电筒就出门去了。两个地方原本也就五六里地,张六指一会儿功夫就到了老屋。这村子好久不住人,早已经坍塌得不像样子,而且由于夏季刚刚经历过一场洪水,很多房子更是已经看不到痕迹。
    张六指走到老屋的地基上,寻找着关于鸡蛋和妻子的蛛丝马迹。令他失望的是,妻子没有找到;令他更失望的是,鸡蛋也没有了,只有那只母鸡在墙角的一个破笼子里栖身,因为见到灯光,正准备出来,却因为张六指移开了手电筒而终止了行动。
    张六指找不到老婆就慌了:这荒郊野外的经常有狼群出没,万一遇到了,那就……他不敢往下想,只好加紧寻找,在旧村子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认真找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可是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村口的一口枯井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不太清晰,飘飘悠悠地就传了过来。

    他隐约听出来是他老婆的声音,但是听得不是很真确,他很戒备地走近这口井。等他靠近井口的时候,声音这才清晰起来,没错!是他老婆!他老婆在求救!他立即将手电筒照向井里面,奇怪的是,他什么都没看见,只听见从井里传来呜呜的气流的声音。他仔细照遍了井里面所有能照到的角落,没有错,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而且这口井因为没人用的缘故已经坍塌枯竭,井底下的境况可谓一目了然。
    张六指觉得奇怪,明明听见有声音的,怎么就会什么都没有呢?他只好起身继续寻找,可是一转身可不得了,身后一个穿白衣的女人的影子吓得他差点跌到井里面。
    这个女子面容恐怖,她虽然穿着白衣,但是整个面孔似乎被严重的大火烧过,满脸都是烧焦的痕迹,几处地方已经发黑,头发几乎没有,仅余的几缕发丝又特别长,脑门上就像被火烧过的荒草地一般。张六指也就是通过这女子的线条才知道她是一个“女人”,当然现在还不能判断她就是人,也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张六指的手电的光亮因为长时间的使用已经暗淡下来,但仍然能够看到这女子的样子,这不是他老婆,无论胖瘦还是身高。他被吓得不轻,瘫在地上,空白的大脑中一点清醒的思想是要逃跑的,却哪里有力气?这女子并不动,只是站在他身边,那已经黏在一起的双眼透出一点点的亮光盯着张六指。
    张六指不能动,心里想着:“这下完了。肯定要被这东西收拾了。”可是那女子并没有对他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就绕过他进入井里。张六指在井边平静一会儿的工夫都没有,一口气跑回了家里。坐在母亲的炕沿上,他已经抖得如同狂风中的树叶,在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张六指就卧床不起,而且长时间昏迷不醒。
    老太太为了三个鸡蛋,让家里的两个壮劳力一个失踪,一个卧床,心里说不出来的后悔,同时老太太隐隐觉得这事儿并不是简单的灵异事件,似乎和廿多年前村里一宗杀人事件有关联。
    二十多年前,解放村仍然叫做解放村的时候,张六指的老娘从外地找了一个妹子回来,这妹子很漂亮,典型的南方人,之后这妹子便给本村的后生狗娃做了老婆,而张六指的老娘也得了3000块钱的“介绍费”。这狗娃“游手好闲,喜欢赌钱,斗鸡走狗,样样占全,杀人越货,倒是不敢,没事可干,打老婆度闲。”,这老婆在家里勤勤恳恳,纺线织布,样样都是行家里手,而狗娃整天屁事不干,还经常打老婆。更为人齿冷的是,这狗娃的娘自认为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媳妇,不仅所有的支使都是媳妇的,而且还经常毒打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狗娃媳妇怀孕的时候。

    可是,一旦分娩,狗娃媳妇的噩梦又开始了。狗娃媳妇生了一个儿子,和张六指仿佛年纪,这孩子刚满月,狗娃媳妇就开始洗衣做饭,下地干活,而施加在她身上的折磨和毒打也就开始了。有一次,狗娃媳妇大冬天在河边破了冰洗衣服,被邻村的几个混混糟蹋了。当时河边还有几个村民,但是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致使这几个混混为所欲为。他们不仅将这可怜的女人糟蹋了,还拔掉她的衣服,让她躺在冰上,在周围点起火,以资取乐……
    媳妇回家之后,家人大都听说了这件事情。狗娃不顾媳妇满身伤痕和病痛,狠狠地将她打了一顿。而听说是邻村的温前进带头干下的事,原本大喊大叫要杀人全家的狗娃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可是终究气不过,便对已经接近崩溃的妻子再下毒手。
    当夜,这女人实在捱不过,硬挺着伤病的身子,跳墙逃离了这个人间地狱。在被狗娃发现之后,向北追了十里地,终于被抓回来了。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解放村虽然已经解放很久,但是仍然很闭塞,村民们的封建宗法意识很浓,而一些政治气氛在这里却只能看到一定的影子,村民的墙上除了一些标语之外,似乎与当时全国的政治形势格格不入。“文革”的影响除了一句标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之外,很难找到其他的证据。所以这里的私刑仍然在村民中有普遍的市场,他们甚至认为私刑是合法的。
    追回逃跑的媳妇的狗娃这下显得很硬气,他对族长说:“这贱人勾引男人,现在还想跑。应该怎么办,族长给出主意。”族长说:“狗娃你先回去,我们几个先审审你媳妇。”狗娃离开了,在宗祠里老张家的祖先灵位下面,这几个族长对这个已经非常可怜的女人实施了丧尽天良的又一次折磨。
    最终的“审判”结果是:此女生性淫荡,当受滴油之刑。行刑当晚,族里十六岁以上的男子必须参加,嫁入张家的媳妇也必须参加。宗祠里生起一堆大火,狗娃媳妇被细铁丝捆绑结实,然后先将双脚放在火上烧烤,整个祠堂里传出撕心裂肺的哀号……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这女人抽搐几下,晕过去了,而她的双脚已经被火烤得冒出油来。于是,晕过去的狗娃媳妇被冷水浇醒,接着烤大腿以及臀部,同样半个小时之后,这女人用自己的方言大喊一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畜生!”当时没人能听懂,但却看见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彻底解脱了!
    然而族长们并没有轻易放过她的尸体,而是继续在火上烘烤。尸体已经开始烤熟,尸身上的油脂在烈火的烘烤下不断地滴在火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随后有一处火焰突然亮起来,瞬间便又恢复原状。随着油脂不断地滴到火里,这火势也逐渐大起来,整个宗祠充斥着浓郁的毛发烧焦的臭味,也有肉制品被烤熟的味道。
    直到这具尸体已经变得焦黑,再也没有油脂滴漏出来,众人这才将尸体挂在宗祠的房梁上,第二日中午,便将尸体扔进了一口废弃的井里。据张六指母亲回忆,当时抛尸的井是老村外一口早就废弃的水井,而张六指出事的这口井当时还在使用。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标题: 关中怪谈之枯井
地址: https://www.segscooter.com/yc/61497.html
声明:关中怪谈之枯井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